399399好运来高手论,400500好彩堂玄机分析图,生财有道,405353.com——益阳市生活网
主页 > 历史咨询 > 文章列表

“中國神草”造福世界五十年

发布日期:2022-06-23 05:20   来源:未知   阅读:

  圖為4月20日,貴州省仁懷市茅臺鎮衛生院的醫護人員走進居民小區,開展以“防止瘧疾輸入再傳播,共創無瘧世界”為主題的健康宣傳活動。陳 勇攝(人民視覺)

  圖為4月24日,當地員工在蘇丹北喀土穆的上海-蘇丹制藥有限公司工作。該公司是非洲地區最早實現青蒿素類抗瘧藥本地化生産的中外合資企業。穆罕默德海德爾攝(新華社發)

  4月25日是世界防治瘧疾日,今年是青蒿素問世50週年。自2000年以來,全球瘧疾死亡率大大下降。這其中,“中國神草”青蒿素功不可沒。日前,本報記者走進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藥研究所屠呦呦研究員工作室,重溫青蒿素的故事。

  20世紀60年代,抗性瘧蔓延,抗瘧新藥研發在國內外都處於困境。1969年1月,屠呦呦突然接到緊急任務:以課題組組長的身份,與全國60家科研單位、500余名科研人員一起,研發抗瘧新藥。

  屠呦呦從本草研究入手,僅用了3個月時間,就收集整理了2000多個方藥,並以此為基礎編撰了包含640種藥物的《瘧疾單秘驗方集》等資料。經過兩年時間,她的團隊逐漸壯大。歷經數百次失敗後,屠呦呦的目光鎖定中藥青蒿:他們發現青蒿對小鼠瘧疾的抑制率曾達到68%,但效果不穩定。

  為了尋找不穩定的原因,屠呦呦再次重溫古代醫書。東晉葛洪《肘後備急方》的記載“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絞取汁,盡服之”給了屠呦呦新的靈感。通過反覆思考、不斷嘗試,她創建了低溫提取青蒿抗瘧有效部位的方法。1971年10月4日,屠呦呦團隊獲得了對鼠瘧原蟲抑制率達100%的青蒿中性提取物,這是青蒿素發現史上最為關鍵的一步。最終,屠呦呦團隊于1972年發現了青蒿素。

  青蒿素的問世,為全世界飽受瘧疾困擾的患者帶來福音。據世界衛生組織不完全統計,青蒿素作為一線抗瘧藥物,在全世界已挽救數百萬人生命,每年治療患者數億人,為全球瘧疾防治、佑護人類健康作出了重要貢獻。屠呦呦也因此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及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

  “青蒿素是人類征服瘧疾進程中的一小步,是中國傳統醫藥獻給世界的一份禮物。”中國中醫研究院終身研究員兼首席研究員、青蒿素研究中心主任屠呦呦説。

  屠呦呦團隊成員、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藥研究所研究員廖福龍表示:“青蒿素應用了半個世紀,沒有特別明顯的抗藥性,至今仍是世界抗瘧首選的一線藥物。儘管中國沒有瘧疾了,但是我們還要繼續努力,因為全球還有瘧疾,人類的命運是共同的。”

  歷經半個世紀,青蒿素對全球瘧疾防治功不可沒,但其治療瘧疾的深層機制仍模糊不清。尤其是青蒿素的抗藥性,是屠呦呦一直關心的問題,也是全球抗瘧面臨的最大挑戰。

  “我們近些年一直在圍繞青蒿素作用機理、抗藥性問題以及如何擴大青蒿素類藥物的適應症等方面展開研究。”廖福龍説,近幾年對青蒿素的研究取得了進展,青蒿素作用於人體機制的研究有了新的突破,“作用機理是多靶點模式,瘧原蟲有很多蛋白,青蒿素跟它的100多種蛋白都可以結合,之後把這些蛋白變成了不能活躍的蛋白,瘧原蟲被殺死。這個模式説明這個藥物是好藥,它不容易産生耐藥和抗藥性,只不過是敏感性有所下降。”

  2019年6月,屠呦呦團隊對外公佈,經過多年攻堅,團隊在“抗瘧機理研究”“抗藥性成因”“調整治療手段”等方面取得新進展,獲得世界衛生組織和國內外權威專家的高度認可。

  屠呦呦團隊成員、中國中醫科學院青蒿素研究中心研究員王繼剛介紹,青蒿素在人體內半衰期(藥物在生物體內濃度下降一半所需時間)很短,僅1至2小時,而臨床推薦採用的青蒿素聯合療法療程為3天,青蒿素真正高效的殺蟲窗口只有有限的4至8小時。而現有的耐藥蟲株充分利用青蒿素半衰期短的特性,改變生活週期或暫時進入休眠狀態,以規避敏感殺蟲期。同時,瘧原蟲對青蒿素聯合療法中的輔助藥物“抗瘧配方藥”也可産生明顯的抗藥性,使青蒿素聯合療法出現失效。

  對此,團隊提出了新的應對治療方案:一是適當延長用藥時間,由三天療法增至五天或七天療法;二是更換青蒿素聯合療法中已産生抗藥性的輔助藥物。

  “在可預見的未來,繼續合理和戰略性地應用青蒿素聯合療法,是應對治療失敗的最佳解決方案,也可能是唯一解決方案。”王繼剛説。

  青蒿素問世50年,未來它的適應症是否會有所擴大?“此前試驗表明,青蒿素對治療紅斑狼瘡存在有效性趨勢。”廖福龍説,目前正在開展二期臨床試驗,預計9月份可以揭盲,但雙氫青蒿素治療紅斑狼瘡的作用機理,還有待進一步研究。

  據廖福龍介紹,近年來,屠呦呦由於年紀漸長,不能親臨現場工作,但是每個月她都會看青蒿素研究中心的書面彙報,遇到重大科研方向性問題,工作人員還會去她家中面對面溝通,“現在和她聊天,她最感興趣的還是青蒿素研究”。

  “去年6月,世界衛生組織宣佈中國通過消除瘧疾認證。得知這一消息後,屠老先是特別高興,緊接著就問,還有哪些國家沒有消除瘧疾?面對這些國家,我們又能做些什麼?”屠呦呦的學術秘書袁亞男提及這一細節,感慨萬千。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屠呦呦主動向中藥研究所打來電話,詢問青蒿素、中醫藥在抗擊疫情方面有沒有可以發揮作用的地方,讓大家主動思考研究。

  讓屠呦呦牽掛的,還有中醫藥事業的後繼者。工作室講解員隋博元是個年輕小夥子,他對記者説,屠老師經常會問,所裏又來了哪些年輕人、都是哪畢業的。“有時候還會主動要人家電話號碼呢!”隋博元笑著説,屠老師常説傳統中醫藥是個寶庫,一定要繼承好、發揚好,年輕人走上這條道路,就要有一種執著堅持的精神。

  在廖福龍看來,青蒿素不僅僅是中國醫藥在國際醫療健康領域中的一項原創成果,更折射出當代中國科研人員的精神風貌,那就是他們對於國家任務的責任與擔當,“現在已經被總結成一種精神:胸懷祖國、敢於擔當,團結協作、傳承創新,情係蒼生、淡泊名利,增強自信、勇攀高峰。”

  “屠老師經常強調,從青蒿到青蒿素的研發過程只是中醫藥創新的一種途徑,中醫藥的傳承和發展還有多種途徑和可能性。”廖福龍説,更好地發揮中醫藥的優勢和作用,為全球瘧疾防治、人類健康作出貢獻,仍然是科研人員不斷努力的方向。

  關於我們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