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399好运来高手论,400500好彩堂玄机分析图,生财有道,405353.com——益阳市生活网
主页 > 军事新闻 > 文章列表

孙小果的罪恶人生:为讨好空姐将人膀胱踢裂花式折磨少女致失忆

发布日期:2022-06-21 15:18   来源:未知   阅读:

  为了给朋友摆平事端,彰显自己的威风和势力,带着一行人,一脚就将别人的膀胱踢裂;

  在茶楼和KTV内公然奸污未成年少女,用折断的竹筷尖和牙签刺其乳房,用烟头烫其手臂;

  而这样严重的罪行,不仅没有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而且还让他变得更加肆无忌惮,目无王法。

  两个月后,他和同伙在娱乐城玩耍时,又将年龄分别只有13岁、15岁、17岁的女学生史某,菠某和张某,强行带至茶苑宾馆的一个房间。

  此后同一时间内,孙小果又将未满14岁的另一张姓女学生,带到昆明某饭店房间内企图强奸,后因女生强烈反抗而作罢。

  没有得逞的孙小果,便指使其同伙将女生带到楼下,发下话来“打到认不出为止”。

  同年7月13日,孙小果的同伙在昆明市某娱乐城,与邝某、王某等人发生了纠纷。

  闻讯后,孙小果便带着一帮人,驾车将对方的车辆逼停,而后持刀和用砖头追打,致使对方两人重伤。

  警方马上致电孙小果母亲,其母亲不但不教育儿子,反而谎称说,孩子是回四川外婆家去了。

  因为有权有势的母亲在他后面保护,所以本该死一万次的孙小果,依然我行我素,不知悔改,一次次变本加厉地行凶作恶。

  同年10月,孙小果和朋友在昆明市祥云街一火锅店吃饭,他向隔壁的杨某招呼,但对方没有理会。

  这一年的11月,孙小果故伎重施,与狐朋狗友一起,将张某和杨某两名17岁少女,劫持到昆明市某夜总会。

  除了暴力殴打,言语侮辱,他们还用竹筷使劲夹两名女生的手指,用牙签刺其指甲缝。

  就这样他们还觉得不过瘾,又继续用折断的竹筷尖和牙签刺她们的胸部,用烟头烫手臂。

  最惨无人道的是,孙小果等人強迫其中一名少女張某,用牙齿咬住大理石桌面,之后他用肘部使劲打击其后脑,致使张某牙齿当场脱落,昏死过去。

  之后,孙小果等人又将两名少女改挟持到某娱乐城,要求两个女孩子跪下,互相扇对方耳光。

  而此时,眼前两名被折磨到伤痕累累,血肉模糊的女孩,并没有唤醒孙小果的人性。

  这样的暴行,直接导致两名少女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多处骨折,神经受损,出现长时间昏迷和逆行性遗忘和失忆。

  可笑的是,如此罪行累累的孙小果,却始终安然无恙,他在一个女人的只手遮天下,任意为非作歹。

  本以为恶贯满盈的他,终于被绳之以法,受到了应有的制裁,但不幸的是,经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后,孙小果的死刑,被改判为死缓。

  而更让人气愤的是,从死刑到死缓,“死而复生”的孙小果,在其母亲等保护伞力量的运作下,从死缓再改判为有期徒刑20年。

  可想而知,一个如此罪恶滔天,本该接受死刑的人,竟然从死缓改判到了有期徒刑,那接下来再减刑,也就是顺带的事了。

  果不其然,在黑恶势力的盘根错节下,孙小果本该监禁20年的有期徒刑,最后实际只服刑12年零5个月,就被保释出狱了。

  出狱后的孙小果,真的认为命运之神会永远眷顾他,更认为自己的母亲和背后的保护伞,是无所不能,可以一手遮天。

  所以在2010年出狱后,他又先后组织和参与了多起犯罪,性质一起比一起恶劣。

  2018年7月,云南某航空公司的几名空乘人员,来到昆明市一家KTV唱歌喝酒。

  很快,一群刺着纹身的人冲进了KTV,带头的男子,长得膘肥体壮,满脸横肉,此人正是恶贯满盈的孙小果。

  从18岁起妇女,第一次犯下重罪,到2018年,这20多年以来,孙小果已经无数地脱身法外。

  终于,在扫黑除恶的号召下,在全国人民的愤怒声中,这个双手沾满了无数人的鲜血,祸害了无数家庭,给社会带来了严重负面影响的涉黑大案主犯,他的世界从此彻底变了天。

  2019年7月18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孙小果案原判决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存在错误,依法决定对其案件启动再审。

  而他背后的保护伞首席力量,其母亲孙鹤某,也因徇私枉法罪,徇私舞弊减刑罪,行贿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

  同样为虎作伥的孙小果继父,某局原局长李某忠,也以徇私枉法罪,受贿,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

  不仅如此,助力孙小果案减刑的人民法院职员梁某安,因徇私枉法,受贿等罪名,也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

  而其他为孙小果作恶撑起保护伞,以及与他狼狈为奸的19名相关罪恶者,也分别获刑2-20年不等。

  但因为有了“从监狱里堂而皇之走出来”,“在死刑面前死而复生”的前车之鉴,很多人在没亲眼见到孙小果被执行死刑前,依然表示提心吊胆。

  让人欣慰的是,这一次,孙小果的累累罪行,连上天也不会再给他死而复生的机会。

  2020年2月20日,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执行了死刑。

  行刑前,民警们押着孙小果,让他用戴着镣铐、沾满了无数受害者鲜血的双手,在死刑执行令上签字画押,验明正身。

  那一刻,他的眼神虽然一如往日,依然透着凶光,眼睛也死死盯住警察,但明显可以看到,他眼里更多的是绝望,甚至还噙满了泪水。

  从他的眼泪中,我看到了他对死亡的恐惧,但却捕捉不到他对自己曾经所作所为的忏悔。

  不管他的眼泪是鳄鱼的眼泪,为了博同情,还是后悔的眼泪,悔不当初,法律都是威严的,更是公正的。

  再也没有人能救他,再也没有幸运之神会眷顾他,再也不可能改判死缓和减刑,再也不能手持死而复生的赦免令。

  “20年前你就应该哭着上路了!让你多活了这么多年,我想想都觉得不公平。”

  “专挑未成年少女下手,应该让这些女生受的罪在他身上都来一遍,然后再枪毙。”

  “他哭什么!他有什么脸面哭?有没有想过那些被他折磨的人,以及未成年少女?我建议拿加特林打他1000发,纳税人愿意花钱。”

  “心理不扭曲到极点,是干不出来这种事的。让这种人苟活在世界上这么多年,实在是我们的耻辱。”

  “我永远会记住这个恶人的名字,我要侮辱他,哪怕他已经没了,我也要咒骂他和他全家,他们一家人都活得太久了。”

  是的,把罪恶者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这就是民愤,这就是民意,是所有人共同的心声。

  回首孙小果生前的累累罪行,昆明市公安刑警队的一级警长蒋彪,他曾在公众场合说了这样一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