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399好运来高手论,400500好彩堂玄机分析图,生财有道,405353.com——益阳市生活网
主页 > 教育新闻 > 文章列表

國家網信辦:公開審理快播案有很好的警示作用

发布日期:2021-07-21 21:36   来源:未知   阅读:

  7日和8日,海澱法院連續兩天公開審理快播涉黃案,且對該案件全程微博直播,累計百余萬人、最高達4萬人同時在線觀看庭審直播。庭審中,快播公司及王欣等高管均稱無罪,公訴人的發問、龐大律師團的辯護,“碾軋”“技術並不可恥”“技術中立”等熱議躥紅網絡。昨天,國家網信辦就“快播”案發聲,稱所有網站都應對傳播內容承擔法律責任。

  該案中,快播是否應對泛濫於網絡的21251個淫穢視頻負責?該如何承擔相應的責任?淫穢視頻依法應如何確認?視頻數量該如何計算?昨天,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阮齊林和快播技術總監張克東的辯護人、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律師張志勇接受了京華時報記者採訪,對上述問題發表各自看法。

  昨天,記者了解到,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發言人姜軍就“快播”案發表談話稱,堅決支持對“快播”涉黃案進行依法查處。他指出,所有利用網絡技術開展服務的網站,都應對其傳播的內容承擔法律責任。這是中國互聯網發展和治理的根本原則。“依法治網、依法辦網、依法上網”,已成為互聯網業界和全社會的普遍共識,大家必須共同遵守。

  姜軍表示,網絡淫穢色情污染社會環境,敗壞社會風氣,危害未成年人健康成長,社會各界對此深惡痛絕,人民群眾要求嚴厲整治的呼聲十分強烈。網上的淫穢色情已經成為社會毒瘤,要堅決整治。《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等法律對制作、運輸、復制、出售、出租以及傳播淫穢物品如何處罰進行了規定,且在這兩部法律的基礎上,我國還出台了《互聯網出版管理暫行規定》《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等行政法規,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利用互聯網、移動通訊終端、聲訊台制作、復制、出版、販賣、傳播淫穢電子信息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解釋(二)》,對通過網絡制作、復制、出版、販賣、傳播淫穢物品如何進行處罰作出了具體的規定和解釋。任何在網上傳播淫穢色情信息的網站、提供淫穢色情信息服務者,都要為此承擔法律責任。

  根據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統計,2015年舉報中心直接受理網民舉報100多萬件次,其中色情低俗類舉報信息佔比近65%。一些違法者通過雲盤、網盤等在線存儲工具,存儲、叫賣淫穢視頻、圖片﹔通過論壇、微博等互動平台,微信等即時通訊工具,發布招嫖信息,從事賣淫嫖娼非法活動,對此必須嚴厲依法打擊。

  近期司法機關對“快播”涉黃案依法進行公開審理,將對中國的網站和廣大網民起到很好的教育和警示作用。希望廣大網民在發表言論時堅守底線,支持司法機關依法辦案。

  姜軍稱,為維護網民自身權益,共同淨化網絡空間,國家網信辦歡迎廣大網民積極舉報網上違法和不良信息。黄大仙心水论免费开奖舉報方式:舉報電話:12377﹔舉報網址:﹔舉報郵箱:﹔通過舉報中心官網、各大應用商店下載安裝“網絡舉報”客戶端,通過移動互聯網舉報網上有害信息。(記者劉雪玉)

  “坦白說,我也是一名快播用戶,作為一名法律人,本身對該案就非常關注。”昨天,就快播涉嫌傳播淫穢物品牟利一案,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阮齊林認為,在該案中,快播軟件是傳播工具,快播公司應該承擔相應責任。“快播案發后,我也遺憾地無法用快播了。但從快播會員間資源共享、分享,快播能迅速查到最優質、最流暢的播放資源且可將資源緩存在服務器上這些方面上講,快播已然具有平台功能,故淫穢視頻數量爆表,快播並非無辜。”

  該案審理過程中,王欣認為快播本身不提供播放資源,資源是用戶從其他網站下載的。所以用戶用快播軟件播放淫穢視頻和快播公司沒有關系,快播無罪,高管無罪。至於為什麼在有人舉報快播涉嫌侵犯著作權時,快播交了罰款,王欣表示是為了息事寧人。

  阮齊林分析,作為一個視頻播放器,快播使用的是P2P點對點協議。舉例說明,用戶甲在播放一部影片時,該影片會自動儲存到快播公司的服務器上,此時,用戶甲的電腦就成為一個資源下載點。當用戶乙也想用快播看這部影片時,快播軟件會從服務器和會員甲的電腦上同時下載該片,此時,用戶乙也成為該影片的資源下載點,“隻要有一個資源,每一個用快播播放此影片的電腦都會形成一個新的站點,影片資源會成幾何指數增長,為想獲得該影片的快播會員提供下載源。”也就是說,在你從服務器和其他有資源的用戶處下載影片的同時,你也在為其他用戶上傳他們所需要的並且你已下載到的資源數據。

  阮齊林稱,另外快播還有一個優點,就是當網絡用戶通過快播請求播放影片時,快播會迅速篩選,為用戶找出最優質、最流暢且免費的影片資源。快播的過人之處就是其技術將數據構架成了共享和傳播,每一個是用戶的播放資源都能成為其他用戶的播放資源,“這是一個非常野蠻的生長,快播擁有4億用戶,幾乎每個網民都使用過快播,這是目前其他所有的播放器所做不到的,也是大家喜歡用快播的重要原因。”

  庭審中,公訴方稱從快播的3台服務器中提取了29841個視頻文件,從中檢出淫穢視頻21251個,佔比達71%,足以說明“快播涉黃”。辯護人表示,快播服務器最初被查獲時並沒有拍照固定,當事人也均未在現場,鑒定人所進行鑒定的檢材,卻是由涉及利益方的文創動力公司利用其技術將數據拷出,才遞交給鑒定人。公訴方提交了3份鑒定,第一份鑒定沒有公章,其不作為証據提交﹔第二份、第三份鑒定依照規定應由不同的鑒定機構進行鑒定,但這兩份鑒定仍然為同一鑒定人作出。故辯方認為,檢材已經被污染,控方所提交的服務器,可以質疑為並非快播的服務器。

  阮齊林說,關於快播涉嫌淫穢物品牟利傳播定罪量刑的標准,公訴方依據的是2004年最高法、最高檢的司法解釋,以及刑法363條,並認定快播傳播淫穢視頻21251個,並以此建議量刑判處王欣有期徒刑10年以上。一直以來,對於該問題,存在兩種不同意見:一種意見認為,對於淫穢視頻、音頻文件、文章等,應當以自然的個數計算數量,不進行合並或者拆分。以視頻為例,隻要每個視頻文件能夠獨立打開並具有聲音、圖像等視頻要素,就應當認定為一個視頻文件,即使各個視頻之間內容存在關聯性或者連續性,也應當累計計算視頻的個數。另一種意見認為,如果淫穢視頻時長較短,而各視頻之間內容存在關聯性或者連續性,甚至是由一個大的視頻拆分而成,則可將較短的視頻合並為一個視頻文件予以認定。經慎重研究,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基本贊同第一種觀點。

  至於檢方所控的從服務器中檢出的21251個淫穢視頻,辯方認為是緩存在服務器中的,且是碎片式存儲,“用戶間分享、共享資源,碎片式緩存,這兩個特點在快播狀態下實現,會導致兩個結果,第一是政府監管不到,因為資源傳輸都發生在會員之間,政府很難監控。第二個,針對這樣的用戶之間,資源緩存的使用量,且可以選擇出哪個資源更受歡迎,根據這個制度篩選,就有利於片源播放達到相當流暢的效果。”

  快播辯稱其僅僅是一個中介,快播是一個工具,是技術,沒有用來傳播淫穢的東西,所以快播是無辜的。該案中,快播是否應該承擔責任?其應該承擔怎樣的責任?這應該客觀看待和分析。快播雲構架的共享,快播在會員間提供緩存,並能幫會員選擇最流暢、最優質的播放資源,快播只是一個工具,這從客觀上看是合法的,干淨的,為播放提供了方便,當然,同時也有非法的,因為這同時為淫穢視頻的傳播提供了可能。

  第二是看效果。客觀上,我國對淫穢、色情網站是予以封殺的。其他的播放資源,如果不下載就播放,這些內容播放起來就很不流暢,且經常面臨被封殺的危險,而快播就繞開了這個障礙。從這一點上,不是說刻意去播放淫穢視頻,但這實際上也形成了一個事實,也成了網友喜歡快播的一個原因,快播也因此盈利數十億。

  快播的碎片式緩存,也對法律提出一個挑戰,這就是工具和平台的責任問題。技術是中性的,但問題在於,這個從一定意義和程度上作為平台的工具,被用於犯罪了,快播怎麼能逃掉其責任?

  根據互聯網信息傳播等方面的相關規定,如果網絡平台明知他人利用平台進行犯罪卻不加阻止,可以看成是共犯,但目前對播放工具,我們的法律還沒有具體的相關規定,但是隨著雲技術的發展,使得播放器也有這個平台的作用,如果快播們稱其不擔責,那麼將來根本就無法管理。

  關於快播及王欣們如何擔責,阮齊林稱,在對該案的處理上,既要看到快播的特點,畢竟快播不是直接的傳播,加上用戶本身的過錯,快播有其非常可貴的一面,故處罰不可太重,處理不僅要合法,還要合情合理。

  阮齊林認為,快播正處於這個“坎”,“他們可以報最高法,提出直接減輕處罰。”

  阮齊林稱,對於快播這個播放器,用戶們的體驗是不錯的,故快播才擁有了4億會員的數量,21251個淫穢視頻,也不能全部歸罪於快播,因為這個傳播不是直接的,快播所應負的,只是一個工具的責任,不是平台的責任,“王欣在庭上舉例說,他想的只是最好的菜刀,菜刀是切菜還是砍人,和賣刀的沒關系。”阮齊林說,這有一定道理,但是,如果你知道對方買這個菜刀是用來打架的,你還賣給他,且不向相關部門舉報,那就必須要承擔相應責任。

  阮齊林建議,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司法解釋中關於網絡平台的責任,應該擴大到工具的責任。(記者張淑玲)

  張志勇:該案被告有快播公司,還有王欣、吳銘、張克東、牛文舉4名被告人,經家屬委托,律師團由10人組成,每名被告人分兩名律師,其中一人為主辯,整體辯護事先便做過預案及多次溝通。根據分工,我為張克東進行辯護。辯護策略就像跳水比賽,大家准備的都是常規動作,其他都是臨場發揮,應急使然。

  京華時報:庭審中,你說“不能因為法院沒安排桌子我就說法院不好,同樣,不能說快播沒有攔截淫穢視頻,就說快播有罪。”當時是處於什麼樣的處境和感受說出這句話的?

  張志勇:我們尊重法庭保障了我們的辯護權利,當時說這句話就是想調侃一下,抒發一下自己的情緒和想法,絲毫沒有貶低的意思。按照辯護順序,法庭安排辯護人的座次,10名律師辯護席坐不下,法庭又加了一張桌子,我也正好坐在這兩張桌子中間。庭審中,就有很多同事給我發來照片,問怎麼沒有桌子啊?說這麼大案件,全國轟動,怎麼會沒有桌子?我就借機調侃了句,“我是來打醬油的啊。”后來高院的領導還通過朋友向我核實是不是這樣。

  張志勇:作為辯護人,我們非常歡迎直播這種形式。海澱法院直播就是有勇氣。有的法院不願意,那是不自信。我們也沒想到直播的評論出現了“一邊倒”,這是臨場發揮的問題。當日,也不能說公訴人的表現不好,控辯雙方的辯式是不一樣的。總之庭審展現了控辯的精彩之處,保証了雙方的權利,是應該為海澱法院點贊的。

  現在很多人擔心批評太多,會令法院出現“寒蟬效應”,怕以后不再直播,所以,我們更要為海澱法院點贊,海澱法院很有勇氣,是全國多年的老模范。

  張志勇:這是一種辯護策略。我們做的都是無罪辯護。該案第一定性,第二量刑,公訴人建議判王欣10年以上,法律賦予辯護人就量刑發表意見的權利。該案案情復雜,意義重大,且已拖了近兩年時間,故稱取保候審,也是一種示范,給很多同行支招。

  張志勇:在案發后的一年零9個月時間裡,我見他不下30次,告訴他法庭的基本流程、辯護方向等。張克東心態很好,雖然失去自由,但是非常勤奮,堅持學習。他看了哲學、經濟學、文學等方面的很多書,還背英文字典,不怨天尤人,也沒有任何不良情緒。

  張志勇:一般一兩個月會有結果,但是該案案情重大,判決可能會延期。就目前看,如果被判決有罪,張克東等被告人肯定會上訴,但最終是否上訴是他們的權利。

  慶祝建黨95周年 走進黨報歷史長廊回首過去的95年,我們的黨披荊斬棘、開拓進取,我們的黨風雨無阻、成就輝煌。憶往昔崢嶸歲月,看今朝風華正茂,筆耕不輟,砥礪前行。以人民日報為首的黨報正是95年征程的見証者和記錄者……【詳細】